鋼草根, 紥鐵花–紥鐵工友詩文集出版了! bar benders’ book, published!!!

鋼草根 扎鐵花 (2007扎鐵工潮文集)

各位工友及市民

這本詩集雖未及輯錄所有作品,但仍是珍貴的紀錄,

內容除了工友的作品外,還有工友訪問和詩歌評論,

每本定價六十, (所有收益將會繼續撥捐”支援紮鐵工人基金”)

如果你是工友,請你向彩鳳免費索取:96240117

如果你是關心事件的市民, 請你致電我們的發行好拍檔;阿德德書檔的馮先生; 94178344

再一次多謝所有罷工的扎鐵工友!

Dear bar benders and all citizens,

This book could not include all the pieces of poem and writing of the strikers,

still, this is an valuable record.

Besides, we also have some interviews of our strikers and critics of the poem and writing.

HK $60 each (all the income with goes to the “Supporting bar bender fund”)

If you are strikers, dear bar benders, please tell Choi fung to take one freely 96240117

If you are citizens who concern the strike and the workers, please our distribution partner, Mr Fung 9417 8377

Again, all the strikers, our bar benders.

thank you very much !!!!!!!!!

廣告

寫在扎鐵工潮檢討論壇前(之二)

外判制、合作社,與扎鐵佬—寫在扎鐵工潮檢討論壇前(之二)
[夏菽]

一、外判制與合作社:蔡建誠與阿丙

扎鐵8月 24日(罷工第17日),蔡建誠(franklen)在獨立媒體上發表〈正本清源取締層層食價的分判制度〉,提出取締剝削嚴重的分判制。引起爭論。阿丙在 〈對扎鐵工潮及外判制的一點看法〉回應,認為外判制並非一無是處,外判制中工人較自主、技術較全面。唯阿丙亦同意外判制存在不少問題,因此提出扎鐵工人合 作社的建議,並視之為社會企業一種。其後蔡建誠在〈與阿丙討論建造業分判制的問題〉認為,合社雖存在優點,但在行業壟斷下,實難以生存。蔡建誠建議立法將 分判限制在兩層之內,並寄望強大工會運動出現。阿丙〈續談合作社(亦回應franklen)〉,藉評論陳敬慈的〈天光道的光茫〉,指傳統左翼工會運動只重 視團結工人爭權益,而不重視勞動自主。阿丙再次提出合作社/社會企業的價值,並批評傳統左翼工會運動不重視市場競爭及尋求行政及財務上伙伴(如找公民黨作 伙伴)。

蔡建誠是勞工政策研究員,對扎鐵業做過觀察(見其文章〈誰是紮鐵工?──從紮鐵工序談起〉);阿丙長年從事地盤相關工作,有具體而非書面經驗,因此意見寶貴。可惜對訪因蔡建誠因事情沒回應下去。然而,由於阿丙是基層大學好友,辯論結果在基層大學電郵組延續下來。

二、爭取工人權益與爭取勞動自主:阿昭與阿丙

9 月8日(罷工第32日)阿昭回應阿丙,認為爭取權益與爭取勞動自主並不對立。阿丙則引用E.P.Thompson觀點,指在英國工人階級形成過程中,原先 對生產過程掌握的工匠,被新興工業化生產模式取代,工人在工業制度下只能當上馬克思稱之為異化的螺絲釘角色。阿丙認為取消分判制將摧毀原先講究人際關係、 講信任、較自由的生產關係,將工人納入嚴密控制中。阿昭指即使不取消分判制,在現行制度下,扎鐵工人亦日漸喪失自主性,因此問題在工人能否團結起來,挑戰 僱主的威權,奪回自主。阿丙回應不反對爭取權益,但強調左翼應同時爭取勞動自主。阿丙以教協為例,指教協為教師爭取得一些權益,但教師卻跌入更大的政府監 控中,失卻自主性。阿丙重申同意分判制存在問題,所以出合作社構想。阿昭指,「教協模式」並不代表香港工會運動「現有模式」,且不應本末倒置將教師失去自 主的問題歸咎為「教協模式」。

大概是因為阿昭是勞工幹事,所以二人集中左翼/工運策略的討論,合作社問題反而少提到。不過,在基層大學電郵組上,就在工潮爆發早期亦出現了一次合作社的討論,詳下。

三、合作社與工運:李明、美蓮、夏菽

8 月16日(罷工第9日),李明在基大電郵組提出,扎鐵業外判剝削嚴重,是否有組織扎鐵工合作社的可能?美蓮以中大女工合作社經驗回應,指工人在現存生產制 度下,對市場式運作模式及權力操作習以為常,要有足夠心理準備接管生產、自行管理,才成立合作社較適宜。夏菽亦回應李明,指目前扎鐵業情勢下,組織扎鐵工 合作社並不現實,並認為小判頭亦可是今次工人抗爭的團結對象,他們亦被層層剝削。李明回應夏菽,指即使目前缺乏扎鐵工人合作社的條件,值合作社議題鼓勵工 人思考外判制的剝削及長遠出路也是價值的。李明並以委內瑞拉、玻利維亞、巴西例子說明合作社的政治意義,認為扎鐵工種所用機械不多或不貴重,施工場地由地 盤供應,生產用的鐵枝或鋼根即使不是由大判或發展商直接提供,也是預支了大部份成本,因此扎鐵合作社並非絕不可行。

今次對話出現了一次奇怪易位。美蓮及夏菽一直推動香港合作社運動,但二人對今次在工潮時鼓動成立扎鐵合作社有所所保留;而李明一向對合作社在工運上的作用有保留,但在今次工潮中發掘其意義。

四、引論

我 在〈扎鐵工潮未知的關鍵因素〉提出過一種:大扎鐵商–小扎鐵商、工會–蛇頭聯會、長散–散工的分折框架,指前者(大扎鐵商、工會、長散,或還包括大 建築商)代表了市場中壟斷、組織化力量,後者(小扎鐵商、蛇頭聯會、散工,或可包括小建築商)則代表了對壟斷趨勢的反抗。

如阿丙所言,在 壟斷下,工人原有各種社會關係被收編為一種螺絲釘化的生產關係,自主空間更為減少;但又正如阿昭所指,在分判制的自主性背後,掩蓋的卻又是更為嚴重的剝 削,工人的法定權益(工傷賠償、病假、遣散、強積金…)大都名存實亡。結果,阿昭寄望工會運動茁壯,而阿丙則寄望扎鐵工人合作社的出現。但正如蔡建誠所 言,傾向壟斷市場的大建造商及大扎鐵商不會廢除現有「勞動較自主」的分判制,事實上這種「自主」正是他們剝削用的機器。所以,阿昭及阿丙的問題或可改寫如 下:在分判林立,充滿割裂、自主、工人意識不強的情勢下,工會運動如何成為可能?及在市場壟斷、價低者得的市場遊戲中,扎鐵合作社如何才能生存?這都不是 單憑理念便可回答的問題。

美蓮以中大女工合作社為例,它既得大學體制保護(廉租不用惡性競爭;競爭反來自其它缺乏運動視野的大型社會企業 向學校投標取代前者),又有女工團體為社員提供長期合作社理念及營運培訓,又結合中大師生及社會團體支持,合作社才成能生存下來。因此美蓮回應李明說,扎 鐵合作社不是時候。不過,李明提出扎鐵合作社的動機與阿丙明顯不同,李明是藉此探討工運的各種可能性,事實上他一向對香港式合作社價值(指作為一種廣泛社 會運動的價值)存疑。

香港微弱的合作社運動(以女性及弱勢社群為主體)一直與「相對強勢」的工運甚少連系(今次中大女合作社是第一個在大 學發起籌款支援扎鐵工人的團體(見〈罷工27日,火,在中大燃燒〉),阿丙提出左翼應同時以爭取權益(如工會運動)及爭取勞動自主(如勞動合社)為使命; 我相信會得到上述所有參與辯論的人的認同。若是,可如何將討論延續下去,為香港左翼的再現重新定位?我想到的是本年底的「第二屆香港社會論壇」,並知道阿 丙正寫文迎戰。

寫在扎鐵工潮論壇前(一)–轉貼自基層大學電子報

扎鐵工潮未知的關鍵因素——寫在扎鐵工潮論壇前
[夏菽]

扎鐵工潮結束,工人復工,義憤填膺的各界聲援趨於平靜。現在風頭火勢的是 葉陳對決。留在人們腦海裡有關工潮的記憶,可能早已定格,甚至已矇糊褪色。日後回憶,腦中裝載是那種印記?其實,不需說以後,就是工潮結束一刻,幾乎也無 人能準確說出工潮的來龍去脈,它存在太多的——黑洞。

要把握扎鐵工潮,有幾點須弄清楚。它們若隱若現,仿如工潮背後黑手。

一、地產商

扎 鐵商一直強調邊際利潤只得3-4%,强調落標時早定下散工日薪800元,不能改;若現在調整,便賠本。有扎鐵商更表示寧執笠不做蝕本生意,只接受一年後再 下標時才把日薪提升至960元。扎鐵商的話不是全無道理,把話略為翻譯一下,就是:扎鐵商只是剝削過程中小腳色,建造業超額利潤大都落在幾個大地產商手 中。地產商壓價、層層分判,每年獲利動輒百億;而扎鐵商為投工程,「只好」壓低人工。

操控扎鐵工潮的幕後玩家是地產商,然而除胡應湘賊喊 捉賊批評工會干預市場、李氏家族說扎鐵工潮影響全港工程外,一眾地產商三緘其口,仿似置身事外。事實上,沒地產商允許,扎鐵商不可能接受960元要求(結 果最後沒有接受)。記得罷工24日,工聯會與扎鐵商會鬧翻,陳婉孄向傳媒表示:有最大的地產商從中作梗。然而地產商這隻「看不見的手」究竟做了甚麼,外人 無法知曉。

二、工聯會

罷工第24日,工聯會與扎鐵商會談判鬧翻也是耐人尋味。工聯會事前吹風工潮可望解決,以900元及 工時8小時收場;然而談判一刻,商會企硬875元及10小時,令談判破裂。事後商會更收回875元承諾,而工聯會亦憤怒表示沒900元不回談判桌(事後並 沒遵守)。看來工聯會與商會似曾有一900元協議,最後扎鐵商會臨場食言,令工聯會坐失挽回面子的最後機會,因此老羞成怒。若結合陳婉孄所言,是那個最大 地產商作梗…似大有文章。扎鐵商會出爾反爾,更冒天大惡名,臉子不要地收回875元承諾,原因何在?是向工人火上加油?(但有此必要嗎?反正談判已破 裂)。究竟此舉是否獲某些地產商撐腰?還是扎鐵商故意惡形惡相讓工人惱火,令問題擴大,迫地產商落水承擔?誰知道?

工潮34日,胡錦濤與 曾蔭在澳洲談扎鐵工潮,也疑幻欵真。結果兩天後資方接受談判,建造業商會亦粉墨登場加入,工潮遏然而止。幾件事是否有關?扎鐵工四眼明詩云:訪問主席胡錦 濤,咁啱特首都係度,主席問起點情況,經濟繁榮靠民生,一枝針水拮到肉,特首終於出了聲。香港經濟都好好,地產樓價係咁升,只爭扎鐵搞工潮,主席唔題我唔 講,契弟唔肯上臺傾,點好兄弟來相殘。扎鐵大哥我契弟,契弟呢次要幫忙,工潮分歧要縮細,早D搞掂大家好,無論呢次係點樣,睇住我頂烏紗帽。契弟聽後話收 到,多謝契哥提拔我,今日身家有咁厚,唔知點樣多謝好,幾日之內會搞掂,拖手拖腳戲真好。

三、蛇頭

扎鐵工分長散與散工, 長散人數多,工作固定,但人工少(本地工日薪600-700元,尼泊爾400-500元);散工人數少,開工不定,但日薪800元。扎鐵工會年年與扎鐵商 會議價就是釐定散工價錢。在扎鐵工會出現前,工資協議由蛇頭聯會與商會進行,但自扎鐵工會成立後,便取代了蛇頭角色。扎鐵工會軟弱無力,無法與日漸壟斷行 業的幾個扎鐵商討價還價,令蛇頭甚為不滿,個別被失勢的小扎鐵商也不滿。今次工潮爆發有說是先由幾個散工蛇頭發起,後才捲入低薪人數眾多的長散工。

工潮結束後,鄭耀棠說工聯會慘敗在蛇頭手上。他說:成件事被蛇頭挾持,從來不是正式工潮,當中有很多商業原因,一些蛇頭派錢,一個工人給100元,去罷工、踢地盤;工聯會開局時做得不好,一開始已注定要輸。

以 上的話,証明工聯早已脫產,不知工運為何物,也不知如何在鬥爭中與工人建立階級感情。但話說回頭,在檢討工潮時,對扎鐵生產過程、工人關係、各種衝突利 益、工人靱力及初期的非組化,我們又瞭解多少?在各界支援扎鐵工潮聯合陣線的交流中,有朋友提出:大扎鐵商/小扎鐵商+工會/蛇頭聯會+長散/散工的分折 框架,前者(大扎鐵商、工會、長散)代表了市場中壟斷、組織化的力量,後者(小扎鐵商、蛇頭聯會、散工)則代表了對這種趨勢的反抗。

四、扎鐵工人文化

今 次工潮,或許有眾多聲援團體報導,工人抗爭中文化的一面,令人耳目一新。首先是文。彩鳳等便採集了工人每日詩作付梓出版,作品既有傳統民間味的打油詩,也 有用字嫻熟富現代色彩的新詩。二是言語風格,一些到大學宣講的扎鐵工友,本身有較高文化,工人階級意識飽滿,言說有激動人心力量,近代史、資本論順口拈 來。反映不少工友在國內受過社會主義式教育。三是歌,抗爭場地,從革命歌曲至民間小調,工友譜寫新辭,激勵士氣,啤酒落肚,擂大鼓以助慶。四是拜尉遲公。 罷工三十多天,工友公拜扎鐵行神尉遲公,團聚士氣,祈求判談順利。

工人另一特色是粗口橫飛、講口又講手。罷工初時,工人對一向「代表」他 們談判的工聯會非常不滿,但對來協助的工盟及聲援團體亦毫不客氣,認為無異,只在搏出位、撈政治本錢。工盟及聲援團體要經過十多天磨合,才得部份工人信 任。罷工頭兩三天最為艱鉅,時工人不信任任何團體,又沒有一致代表,也沒方向。坐地鐵站、瞓馬路、沖警察防線全在混亂自發中進行。警察在第二日(?)高調 拘捕職工盟幹事,很快便知捉錯人,因工盟(還包括長毛)一直勸諭工人先組織起來不要「亂打亂撞」,但攔也攔不住。

似乎受現代工會/工運訓 練的工會幹事與扎鐵工人文化、環境(包括日漸息微但仍擁有力量的蛇頭制度)格格不入,像老鼠拉龜。今次扎鐵工潮有巨大爆炸力,是否可說:一因扎鐵工人的集 體文化,二與工會無法領導工人有關?若是,則又可反過來問:過去香港工人抗爭之缺欠爆炸力,是工人文化所致(這幾乎是學術界眾口一辭的認識),還是工運手 法需要檢討?

今次工潮,長毛獲得工友及團體讚賞,不是因為他惡名昭彰的「長毛式衝擊」,而是他在「亂打亂撞」的工友面前,在工人粗口問候 下,每每呼吁工人冷靜,要有組織進退。在聲援人士中,曾在地盤打工的他最貼近扎鐵工人文化。工潮最後一日,工聯會帶著方案向工人匯報,嬴得是噓聲四起,即 使李卓人肯定方案是工人抗爭成果,不應輕言放棄,呼吁在無力再戰下,應作長遠鬥爭時,不少工人仍是不服。到長毛發言,在電視臺及記者閃燈下,長毛帶領幾百 工友連呼十數次:「我地要組織起來,揸爆曾X發個春袋」後,反對意見大致消失了。尊嚴既是一種分析,也是一種語言及生活風格。

也許,今次扎鐵工潮可視為現代工會運動與特殊工人文化的一次碰撞。至於如何透過今次工潮找出磨合出工人組織的方法爭取下次勝利,又不致握殺工人的自發與劊造力…還有許多空白需要檢討。

工會角力與街頭工運:36天紮鐵工潮(節錄)

紮鐵工潮令筆者有機會了解工會的角色及香港工會運動的特徵. 在罷工期間我到天光道工地上支持工友,並用了解工友的方式參與今次罷工,藉著對話,我嘗試了解扎鐵工人對工會及蛇頭的看法,原本收集了一些資料,現只憑個 人日記,初步組織今次紮鐵工潮在工會運動的意義,本人提出了兩個問題,並在文未列出,由於這是個人日記的節錄,所以內容很亂.但暫不打算修改.

從報章上, 在扎鐵行業,我們知道有一間工會稱香港建造業扎鐵工會.原來早在1985年,這個行業曾有另一工會. 它稱港九紮鐵專業工程聯會, 在八零年代初, 當時扎鐵業有一間聯誼會, 這間聯會屬聯誼康樂團體, 俗稱"飲飲食食"團體 ,後註冊為工會,純為工人爭取福利. 每年聯會向勞工處和建造業商會提出最新的行內薪酬, 有工友說,"它們的關係是一種協商關係, 非談判關係, 若勞工處和建造業商會沒有異議, 所提出的薪金水平便成為行價." 工友所說, 聯會曾協助工友成功爭取八小時工作.

除了工會,紮鐵工人社群內有一個俗稱蛇頭聯席的階層,過去,蛇頭聯席負責釐訂每年的薪酬, 據工友說, 蛇頭各自有自己的"戶口". 所謂戶口是指某某發展商的工程. 他們習慣在酒樓進行磋商. 蛇頭不會直接諮詢紮鐵工友的意見, 只憑日常與工友的接觸了解工友對薪酬的看法,然後自行決定每年薪酬調整的幅度. 在經濟高峰期,職位多,蛇頭享有較高的聲譽和地位, 那時工友十分尊重蛇頭, 閒時, 他們經常打麻雀, 飲茶. 據工友說, 扎鐵工會在每年調整薪酬前會叫蛇頭(聯席)一起商議薪酬,地點多在酒樓, 工友說:每一枱也有一個蛇頭和一班蛇仔, 地盤十分清楚, 若某一蛇頭想借另一蛇頭的蛇仔, 他要先詢問另一蛇頭的意見, 才借用蛇仔. 再者那時蛇頭人數少, 群雄頂立.因此過去紮鐵工的蛇頭較有牙力影響薪酬, 當蛇頭定好薪酬, 便告訴判頭/承辦商, 俗稱三沙, 據說, 許多時 薪酬調整只有幾十元, 所以爭議不大, 大判通常接受. 由於97年前紮鐵商會仍未成立, 大判的力量仍然分散, 它對薪酬的影響也較細.

後來工聯會屬下的建造業總工會要求這個聯誼會加入工聯會, 但聯會的執委不同意, 害怕共產黨對他們的影響, 所以決定不加入工聯會, 之後工聯會在紮鐵行業成立今天的香港建造業扎鐵職工會, 扎鐵職工會於1992年成立, 成立後, 在工友群中,產生兩批工會會員(小圈子), 由於商會一直與紮鐡專業工程聯會商討薪酬問題, 說實的是與一班蛇頭傾薪酬, 當新工會成立, 兩間工會代表兩批工人, 各自召集蛇頭參與,造成工人間的對立, 後來紮鐵職工會杯葛紮鐵工程聯會, 搶走紮鐵工程聯會與商會談判的位置, 工友說: " 因為商會需要和大陸做生意, 所以轉向與工聯會屬會談判, 結果紮鐵工程聯會不再參與薪酬談判, 漸漸失去舊會員". 另一種說法, 據一位工友說, 聯會只屬聯誼會, 工友在聯會只懂打麻雀, 飲酒, 飲飲食食, 不做正經事, 所以他覺得聯會運作不理想. 由於出現工會競爭, 另外工友不認同聯誼會的運作, 最後聯會的會員流失, 現時聯會已不存在, 最多某些聯會的舊幹事仍替工友處理個別工傷問題…..

讀全文: 香港獨立媒體

關生心聲–做人千祈唔好不知不覺

(建築地盤職工總會)關生話:
“先知先覺 後知後覺
但做人千祈唔好不知不覺"

有人在youtube上放了無線的論罷工事件節目

如題

1. http://uk.youtube.com/watch?v=uwUIl__ePxI
2. http://uk.youtube.com/watch?v=e0Y6a5_1icI
3. http://uk.youtube.com/watch?v=6uDR9TVjqPc
4. http://uk.youtube.com/watch?v=1cwUcVkOwyA

5. http://uk.youtube.com/watch?v=pStdOVMjuMI
6. http://uk.youtube.com/watch?v=g4NdXUjhQy0

同根社支持扎鐵工劇本

同根社的婦女為了支持扎鐵工友,於2007年8月29日扎鐵工潮第二十二日,到天光道罷工地盤外,不單拉橫額來打氣,更”度”左一個街頭劇,做比工友睇,而且細心地呼籲罷工的扎鐵佬:「如果你家人,你老婆係你罷工期間,情緒低落或不理解等等,需要搵人傾訴,請佢地可打黎搵我地:3113 6573。」

 

劇名:

香港回歸歌舞昇平

工人回歸手停口停

角色:兩位普通市民

名叫:林清風、工人妻子李明月

 

 

清風:今天放假好開心,約朋友去睇回歸節目,飛龍在天。 (著回歸衫、戴回歸帽)

 

明月:好煩惱!(盤算著去街市買菜)

 

風、月相踫,互相問候。

 

風:啱見你自言自語係唔係鬧人呀?

 

月:唔係呀!只是計下呢個月開支啫,手上只得幾百蚊,唔知呢個月點算好,而家好閉翳囉!

 

風:點解咁呀!你老公做扎鐵有千二蚊一日,一個月有萬幾蚊啦,好過我好多啦!

 

月:你聽人講啫,真實情況你唔知。回歸前,我老公既師傅同前輩就好搵,成日有工開,每個月二萬既蚊,個個做得好開心架。我老公做學師既時候,收入比而家仲要多啦。你睇下,而家香港高樓林立,建設廣廈千萬間,呢d成績都有賴過去一班扎鐵工人辛勤勞動既成果,但係而家d扎鐵工人手停口停,一個月時間有大半個月無工開,仲有判頭層層剝削,工人手上每日只得500-600蚊,一個月工資只得6千至7千蚊,一頭家要開支,真係餐搵餐食餐餐清架!

 

風:聽你咁講,又真係幾閉翳架!怪唔得有扎鐵工人要罷工啦,好似已經有二十日有多,仲未有著落。

 

月:係呀!我老公都有去罷工呀!

 

風:咁你呢個月無收入點算呀!

 

月:用完呢幾百蚊再算啦!仲有小朋友返學d書都未買添。

 

風:咩話?你有無反對老公去罷工架?

 

月:無呀!我支持佢,叫佢堅持到底,爭取到合理工資為止,無錢就一家人一齊捱囉。

 

風:呀月,你真係好偉大呀!我都要向你好好學習。我聽講,今年經濟復甦,香港回歸十周年,到處歌舞昇平,曾特首上京匯報20年來香港經濟最好,財務話庫房剩餘幾百億,公務員都加人工喇,大公司職員都有加人工,各行各業形勢大好咁,原來有錢人就越來越富,窮人就越來越窮。

 

月:傻喇!政府無能,做縮頭烏龜,隔岸觀火,唔敢得罪班大財團和地產商,年年都是得幾個奸商和工會談判,就年年得個吉,今年我地班工人頭腦清醒喇,再不接受佢地大佬式的談判,我地要爭取合理工資合理工時。我地班扎鐵工人,無工傷賠、無強積金,有事發生就自己食自己,你話呢個社會是否公平呀?

 

風:咁又係呀!03年沙士、金融風暴既時候,我地人人減人工同政府共渡時艱,今日經濟復甦,工人無得受惠,我都覺得工人罷工有理。好!我唔去睇飛龍在天,不如同你一齊去地盤支持班紥鐵工人啦。

 

月:我未買菜,仲要煮飯。

 

風:今日我地全家一齊罷工,全力支持紥鐵工人。

 

風、月:好。(除回歸衫、帽,抓起紅絲帶及戴上工人遊行帽一齊叫口號)

 

罷工有理,支持紥鐵工人爭取合理權益

呼籲各工友太太勇敢企出來支持自己丈夫

同根社婦女與你地同行

 

**********************

同‧根‧社

同根同心 婦女自強

 

同根社是一個新來港婦女的自助組織。成立宗旨是「倡導政府政策,協助新來港婦女解決困難。

 

服務對象:來港未滿七年婦女

會內活動:

1.    認識香港文化座談會

2.    協助新來港婦女解決困難 (如居住問題、子女教育問題、經濟問題、為會員子女提供免費英文補習)

3.    每月例會

4.    會費:每年十元

 

辦公時間:

逢星期一至五

上午9時至12時

下午2時至5時

會址:九龍旺角塘尾道 54-58 號永利工業大廈1204室

電話:3113 6573